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自娱自乐的粮食存放地☆
是个杂食派,BG&BL&百合都可以吃
脑洞大,动手慢 (。・ω・)ノ゙
基本不混圈.

 

【leo杏】世界上最孤独的恋人(上)

月永leo×转校生

转校生=杏


·有捏他,有ooc(?)

·英智→杏←leo


BGM:http://music.163.com/#/song?id=414691364


人人都说,能够进入梦之咲学院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梦之咲的偶像科被誉为是培育艺能界艺人的摇篮,而身为制作人的我,能够这些未来艺能界熠熠闪光的的明日之星们朝夕相处,更是被无数人称之为幸运中的幸运。


硬要形容的话,是那种天上掉下彩票然后刚好落到我脚边刮开后还中了一千万的绝顶幸运。


好吧,这一点我举双手双脚的承认,面对着如此多胖(?)瘦高低(?)各不同的男孩子,我确实非常幸运。


但是幸运的我,的确有自己的烦恼。


在这所学院被无数次被叫做‘姐姐’,‘妈妈’,之后,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


直到有人情深意切地对我说,‘你很像我的奶奶,你给我的温暖和我的奶奶是如此的相似’时,从那以后,玫瑰色的高中生活什么的早就已经“谢谢再联络,下辈子请早”了。


作为一个制作人,是不可以和偶像谈恋爱的,深知这一点的我,以最强制作人为目标,为了培育更多优秀的偶像而努力着,以这个梦想为目标前进的我,在梦之咲学院的日子也过的愈发游刃有余起来。


这所学院的最高领导者是个肩宽腰细腿长,长得非常潇洒帅气,笑起来也是熠熠发光的人。


他通常都在医院休养,家里有的是钱,生平最大乐趣是给人出难题为乐(比如学院里所有的组合都被他威胁拆了个遍)。


他是青年才俊,业界楷模,通用Tag还得再加两条,梦之咲最强组合fine的队长,史上最强的皇帝,嗯,他的名字叫做天祥院英智。


第一次见面时,我也不出意外地被他那纯正无害的笑容所迷惑,他为我倒了一杯外观和味道都很华丽的红茶,我默默捧着杯子,看着上面繁复的花纹,杯子小巧而精致,茶香袅袅,我紧张地接过,他笑着补充了一句,“请不要戒备,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直到他像所有反派角色那样眼睛闪过一道不可估量的光芒,“小杏同学,违抗我的命令的后果你知道吗?”


“……嗯。”


手中的茶杯差点从手里摔下去,天祥院很体贴地又补充了一句,“别担心,地毯是羊绒的,不会摔碎。”


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继续喝茶,待茶杯里的茶水已经渐渐落下在旁边落下浅浅的褐色痕迹时,我冲他鞠躬后推开了学生会办公室大门离开了。


***


这一届的二年级比他们那时候嚣张不少,但是也聪明许多,几个新鲜的组合热血上进,每次的演出都是激情洋溢,意气风发,与曾经三年级的组合微妙的平衡着,台面上要比曾经死气沉沉的学校好太多,天祥院曾经明里暗里找过我很多次,当然,我不是第一次被他这么对待的人。


我们学校被天祥院谈话过的人数和没被他谈话过的人数比例挺悬殊的。


悬殊到什么程度呢?


放眼望去,凡是你看见的稍微有点刺头倾向的,都被他找去以解散组合为名义恳切地长谈过,不太有刺头倾向的,那都是崇拜天祥院的,比如红月的那谁谁,比如他们组合里的那个谁谁谁。


也因此,当各类人谈起此时梦之咲学生会会长失败时,大多都是带着咬牙切齿或是天命难违的口吻。


但是呢……


曾经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失殆尽,他依旧是噙着笑意面对着学院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我。


自称已经是败北的皇帝,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游刃有余,笑颜以对。


当天祥院笑颜美如晨光对我恳切的说着,“谢谢你带给这所学院的一切”时,我突然明白了他真正的想法。


笑起来的时候光芒万丈,温柔又强大。


凭心而论,除了上面罗列的这些,他是个还不错的前辈,如果他不是腹黑恶趣味还喜欢拿拆别人家队伍威胁别人很容易被人捅死的话,我想我会更加崇拜他的。


***


曾经被天祥院打败的人有很多,这其中就有knights的队长,月永leo。


我和朱樱对他的了解仅限于鸣上和濑名还有朔间他们口中,那个无往而不胜的国王。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月永leo,濑名的选择是“强”,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月永leo,鸣上的选择是“很强”。

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月永leo,朔间的选择是“好困啊”,诶不对,应该是“非常强”。


听闻前辈们这些话后,朱樱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跟我说道:“我们的王居然这么强,他们所说的强到底值得是哪个方面呢?”


他习惯性地在句尾后加上了惯用的英文语气词,“比如……阿诺施瓦辛格?那种钢铁man似的强人?”


“但是天祥院前辈说过月永前辈是个音乐天才……”我思考了几秒后,脑海中勾勒出了一个‘非常强’的角色形象,“也许是长着帕瓦罗蒂的脸,拥有阿诺施瓦辛格体格那样的强吧。”


“unbelievable!”


朱樱再次发出了哀鸣声。


那天的风轻柔的不像话,秋高气爽的天空,被泼了鲜艳的橙黄色的云朵在慢腾腾移动着,抱着下次活动企划的我前往knights活动室,毫无预警,名为月永的人就这样闯进了我的视线,他有着一头浅橙色的头发,有点像是某种活力四射的小动物,又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


整个活动室的墙壁上都被写满了音符,好几支被打开笔帽后丢在地上的马克笔随手被他捡起,我傻眼了,尤其是他嘴里还念叨着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词语。


活动室内,他到处乱画着,嘴里念念有词,行动之电光石火决断之干脆利落绝非常人所能及,连田径部的鸣上和网球部的濑名都抓不住。


直到他为了躲避鸣上的手一不小心撞到我身上时,我傻眼,鸣上和濑名也愣住了。


直到他笑着从地上捡起我的文件递给我,声音比外貌听起来童稚甜软多了,“抱歉抱歉——!诶,突然有了新的灵感了!不行,不行!要记录下来!”


他个子比较矮,在鸣上和濑名中间时,三个人完美的形成了‘凹’字型,但是这个一点都不挺拔的家伙,居然就是knights失踪了许久的王。


我对他莫名有了些许好感。


也许是因为他过于灿烂的笑容,也许是因为他总是妄想的性格……


也许因为他并不是我所想象中的帕瓦罗蒂又或者阿诺施瓦辛格。


月永回归时和朱樱之间的对决非常吸引眼球,就连被拉来客串活动的天祥院都觉得有趣极了,他说月永这家伙对音乐和舞台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最让同伴安心的就是他无论在遇见多么紧张的对决也能绽开酣畅淋漓的笑容,一对一也好,一对一个组合也好,获得的胜利总会被月永评价为‘有趣,真有趣’,脑海里永远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曲子,手足间是微风和河流的笔触。


天生的天才啊。


天祥院感慨着,“这抹耀眼的橙色,只有他回来整个学院才会变得更加有趣呢。”


于是我偷偷地拨开了幕布,站在舞台上一身黑色衣装的他,不再是初遇时一副电波男的模样,作为王的气场此时此刻一点点积累汇聚起来,削瘦的侧脸由眉至眼,关节统统化为棱角,厚重而艳烈的披风就像是宣召他回来的冠冕,身体里蕴藏有那么大的力量和意志。


待活动结束时,月永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看着我的神情充满了好奇,又有点喜悦,眼睛像是最亮的星,流光照亮天际。


“杏酱~谢谢!仅此一度的相逢,无可替代哦,啊哈哈哈,我突然又有新的想法了!”


从和他的相逢到现在,不过半个月。


从他走进我的世界,不过半分钟。


***


我的厨艺跟knights的濑名相比,稍微有些差劲。


嗯……好吧,其实是特别的差劲。


原本我以为自己的厨艺至少还是过得去的水平,但自从得知学院里的男孩子们个个擅长烹饪缝纫化妆(……)后,我对自己的女子力就不抱任何期望了。


家政课上所做的蓝莓饼干,手里还有整整一包,本想在去和天祥院商量秋季的比赛活动时顺便送给他,可是被他身边的莲巳义正言辞的拒绝,在决定了活动的事项后,临走前,


天祥院把放在桌上那一包包装精美小巧可爱的饼干送给了我。


当我以为这是那个隔壁学校的女生翻过墙头送给他的爱心礼物时,他笑着指了指一旁的莲巳,“三年级家政课的作品。”


头顶施华洛世奇水晶灯bing bing闪闪发亮,我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包饼干,离开了。


最后我还是抱着点侥幸心理,尝试着吃了一口天祥院给我的,还有我自己,吃完后我泪流满面的承认了自己不仅在文学作品产出上比不过莲巳,就连烹饪水平也比不过莲巳这个悲哀的事情。


“杏酱~可以吃吗?”


月永从身后灌木丛中探头出来指着我手里的饼干,瞪大眼睛彷佛在问他是不是问我自己。


“……请。”我把饼干递给他,他笑嘻嘻拆开包装,“被~拯救了啊!灵感迸发到一半时候肚子突然开始叫了!”


“杏酱的蓝莓饼干好吃,像是藏着星空啊。”


月永指着因为长时间搁置果酱芯都黏在了饼干表皮上的那一块对我说道,本来只是毫无重量的饼干,此刻,彷佛变成了千斤重。


我紧握手中的包装,觉得它微微发热,连自己也没有发觉。


“啊。什么啦……”


你的眼睛里才是星空呀……


久违的笑容攀到了我的脸上。


月永吃完后来到了长椅的另一侧坐了下来,他手里还抓着几张曲谱,上面墨迹未干,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充满光采的眼神持续地看着我,“杏酱,怎么办呢,吃完了感觉灵感都跑掉了,朔间家的汪口还不允许我待在走廊里……”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瓮声瓮气地说,“我可以靠着杏酱睡一觉吗?”


“……诶……”我有些犹豫,抓着包装纸的手也纠缠地搅在一起。


“又不是求婚,需要考虑这么久吗,杏酱,这么犹豫的话,灵感都要偷偷离家出走了~”


他慢慢地靠近我,在我点头后,立刻把那橙色的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发尾处绑起的小马尾也不如以前那么俏皮,安静地随着主人的呼吸声搭在肩头,一开始他闭上眼睛时还会哼着一些不成音的小调,后来就是浅浅的呼吸声了。


眼前似乎有一点一点的光透了过来。


那是轻巧而温柔的。


太阳已经西下,我还是留恋他肩头那里被之前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温度。


那句话要怎么说呢?


原来他所喜欢的宇宙,不是这么无边无际的黑暗。


因为他是足以照亮一切的,闪闪发亮的星。


(未完待续)


·原本应该是一篇完结但是因为个人私心加了些会长镜头所以要分为上下了.

·饼干其实不是副会做的,是会长做的:-D

·虽然名字叫做这个,但其实背景音乐更喜欢另外一首叫做今、話したい誰かがいる(现在,有了可以倾诉的人),歌词给我的感觉也是和自己所想的leo的恋爱模式比较相似,一直独自一人的自己,偶遇恋爱的话究竟又会是什么样呢?

·下章是会长,国王,杏的修罗场,敬请期待.

  157 20
评论(20)
热度(157)

© 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