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自娱自乐的粮食存放地☆
是个杂食派,BG&BL&百合都可以吃
脑洞大,动手慢 (。・ω・)ノ゙
基本不混圈.

 

【leo杏】世界上最孤独的恋人(中)

月永leo×转校生

转校生=杏


·有捏他,有ooc(?)
·英智→杏←leo
·杏视角

BGM:http://music.163.com/#/song?id=679663


轰隆轰隆的雷鸣声在很远处的天边响起,虽然出门前电视里天气播报员尽心尽责地提醒着‘受台风影响,今天傍晚或会迎来大风和降雨天气……’但我还是匆匆吃完早餐后就出门前往学校了。

临近一年一度的学院祭,作为制作人的活也越发地繁多起来,除了要负责班级内的活动外,还要负责策划各个组合这次学院祭的活动,走在校园里时,我看着被风吹起的落叶,突然记起昨天和月永在长椅上的一幕,我伸出手,接过一片被吹下的叶子,虽然此刻飘落的浅黄色树叶并不如春季的樱花花瓣那样美,但是耳畔处呼啦哗啦吹起落叶的风声此起彼伏着,我在前面靠近树后的地方意外的发现了两个人。

是濑名和月永两个人,我们之间相隔着半长不短的距离,就在我犹豫着是否要上前跟他们两个人打招呼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濑名的声音。


“发生了很多事呢。”
“啊啊,没错!该死的皇帝被打败的时候我居然没有看到——!”月永嘴巴紧紧抿着,但是很快的,他明亮的眼睛再次闪烁着,““对了,濑名,一直以来,辛苦了,呼噜~”

濑名刚想张嘴,然而唇角弯起一个和平常无异的有些嘲讽的笑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国王大人。”

“杏酱告诉过我,要直白的向你们表达感谢才对,虽然新来的,欸……”月永顺手挠了挠脑袋,很痛快的回答着,“反正就是感谢,大感谢濑名啊。”

“因为你离开了,虽然我也觉得很恼火很烦人,但是‘你在的knights’和‘你离开后的knights’这样的,我不想让太多人觉得差异很大而已。”


这个组合的辉煌因你而起,并不会因你的离去而破减覆灭。

你是唯一的。

但是,别小瞧我们,我们也并不弱。


濑名稍稍带着笑意的脸好像在告诉月永这一切。


月永马尾轻盈地扬起,虽然眼底藏着些愕然,很快恢复了灵活而敏感的眼神,勾起的笑容轻盈而狡黠。


仿佛云淡风轻,他的声音也异常的清朗,随着微风,他的那些话也送入了我的耳中。


“濑名,不知不觉你也像最亮的星星那样闪闪发光了,唷,这次活动我有了新的灵感,就交给我吧啊哈哈哈哈哈!”


***


自从进入了梦之咲学院,我的心每天都在自由落体。

尤其当我面对着月永时,无疑再次加速了这样奇妙的落体感。


月永经常自称自己是宇宙人,稀奇古怪的念头都是宇宙给他的灵感,我就像是跌跌撞撞进入了舞池的新手,在舞伴的引领下却还是笨手笨脚,他对他的妹妹,他的队员,他的朋友好像都是同一态度,每个人在看他看来都是闪闪发亮的星空,我试图尝试着试图揣测他对我,或者对濑名的想法究竟有什么不同,在舞池音乐的伴奏曲音中,我进进退退,举步维艰,生怕猜错了他的想法。


脸颊红粉绯绯,眼睛闪闪发亮。

这是现在镜子里的我。


我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了。

他是偶像,我是制作人,我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使劲晃了晃脑袋,我打算把这份懵懂的感情蒙混过去,边走边拍着脸,我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喷泉看到了躺在里面的深海时,我把跟月永有关的一切暂时抛到了脑后,深海躺在水中一动不动,我以为要出意外,结果等我撸起袖子打算跳下去,他噗嗤噗嗤笑了笑,游得相当利索,滋溜一声爬出来,顺带扶住了身形摇晃不稳差点摔进喷泉里的我。


“噗咔~小杏你也喜欢这里呀~”

“我只是害怕你会感冒。”我紧张地看着他浑身是水珠的模样,“深海前辈,天气已经转凉了,再这样下去对身体很不好的!”


“嘻嘻,小杏还是很可爱。”他慢慢摇晃着脑袋,喉咙里慢慢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我只是,刚才捡到了这个,一直在等主人回来呢~”


他递给我一个不算大的咖色本子,我小心地接过,本子不算特别的厚重,里面用彩色笔点缀着各式各样的可爱音符,本子内页中心写满了充满妄想词句,看上去可爱又充满少女心,边角处也被很好地呵护着没有太大破损,只是……


看着深海为难的模样,想必这本子的主人并不是他认识的人,今天还是活动开放日,校外的人能够随意进出,想要找到本子的主人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我去广播站找仁兔前辈帮我发一条讯息好了。”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浑身还湿淋淋的深海,“深海前辈你快点先披上我的外套,然后去更衣室换衣服哦!”


“是~小杏也要加油找到它的主人唷~噗咔~”


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与深海前辈挥手告别后,我再次打开了手中的歌词本,将最新那一页的看完后,只觉得自己心跳声上耳,怦怦怦响个不停。


‘银河在夜晚,总是如此的璀璨
  繁星的微光,像瀑布一样地洒下
  在夜晚的角落,有你的温柔陪伴
  无论心情多么不安,都能够瞬间消散
  星空如昨夜般漫长,跨越时间的长河’


  ‘——我早就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时间仿佛静止了。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本子,内心里有个很细小很细小的东西。

类似于琴弦轻轻被弹动的声音,事实上,那声音沉浸在心底,连我自己差点都要被忽略了。

但是我还是不自觉地提起了嘴角,想笑的心情却怎么都忍不住。

原来我自己还是有所期待的。


***


待到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各个班级基本表演已经确定下来时,我拿着门老师已经通过的策划方案往三年级楼层那边走着,期间还撞到了抱着工具的明星与真绪,文化祭的准备工作已经陆续展开,走廊里充斥着一些泡沫板和衣架,堆砌着很多闪亮亮的物品,跟二年级这边的热闹相比,三年级冷清多了,好像没有受到任何活动的影响,站在三年B班的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


月永站在窗前,嘴里咬着一只笔,桌前垒着一叠曲谱,我猜那是这次knights活动上需要的曲目,他的笔尖被汗水点的晶莹,睫毛低垂,明明是很瘦小的身躯,但是却承受住了阳光的投射,微微弓着背,一手从嘴里拿出笔在指间无聊地转动着,另一手则是揣在裤子口袋里。


他眯起眼,懊恼地拽了下自己的头发,喉间呜咽了几声,我抬起手,把本子递到他面前。


月永天真无邪地吸了吸鼻子,昂起头。


“杏酱?”


在清晰地捕捉到本子那一刻,月永的眼睛里爆发出了欣喜的光芒,他接过本子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紧紧地抱住了我。


“欸……?”


我身子控制不住地向前倾,月永的手伸过来停留在了我腰间的地方,虽然知道这只是他表达谢意的方式,但我还是任由这超越了亲密极限的举动,他的头抵在我的肩膀上,橙色的发丝因为在肩头轻轻蹭着的举动有些散乱,像是小动物一样直率又在撒娇的模样真的让人搞不清楚究竟谁才是年龄更大一点的那个人。


‘轰隆——!’


窗边突然响起了沉重的雷声,与此同时,雨点敲打着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原本就没有开灯的教室此刻变得一片黑暗,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抱紧了在我面前的月永,他的身体罕见地震了震,然后放在我腰际的手也收的更紧了。


黑暗的教室里,我几乎只能听得到他和我自己的喘息声。


“杏酱,我的公主殿下……你在害怕吗?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哟!”


一只手在我的脸颊旁蹭了蹭。


在他身上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矛盾而奇怪呢?


在感受到月永手指温度的那一刻,头顶的灯亮起,我像是终于察觉了什么似的推开了他,与此同时,月永他脱下了外套搭在我们二人的头上,因为制服外套而重回有些昏暗环境中的我们,挨得实在是太近了,我几乎能够伸出手就抓住他眼底渐渐漫起的温柔。


“继续抱着我吧,公主殿下。”


空阔的教室里响起他的嗓音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幻听。


月永绿色沉淀着深沉情绪的眸子直直地看向我,此刻的他,像极了漫画里温柔的男主角。


天真的他,妄想的他,成熟的他,浪漫的他,各种模式他怎么会切换的这么得心应手?


到底哪一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时间静止了,只有我的心还是动的,怦怦直跳。


“想不到B班还有人在。”


门外突然有人打断了正在对视的我们,我伸出手掀开了搭在头顶的外套,出现在眼前的是噙着温和笑容的天祥院。


“小杏同学,欸还有月永啊,抱歉,打扰到你们了吗?”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从他没有任何温度的脸上却完全看不到任何抱歉的意思。


潮湿阴沉的感觉连绵不断,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未完待续)


·歌词本是妹妹的XD,哥哥讲了公主大人的故事,天才的妹妹就写了出来,本来leo是打算作曲送给小杏的,该死的会长出来了(●'◡'●)那段歌词是我根据なんて銀河は明るいのだろう(银河为何如此闪亮)的歌词自己改的。


·想写的leo是对杏一见钟情,玩了课程游戏被leo的对话撩得简直少女心都要泛滥了,什么如果是你就没问题,我最喜欢你之类的,我觉得leo是那种音乐的天才,心思应该也很敏感纤细,在脱下外套披在杏身上时候,我自己被自己苏了一下(呸)。
感觉leo在变化着的性格和心情其实都很难以把握啊,真的是觉得自己写的ooc了,很抱歉很抱歉_(:3」∠)_


·说好的短篇越来越长,因为还想写一下泉总和leo之间的关系,奶次内部的羁绊什么的,所以擅自又加了泉总戏份,还有自己对泉总和leo的关系理解什么的。

·B

  105 3
评论(3)
热度(105)

© 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