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自娱自乐的粮食存放地☆
是个杂食派,BG&BL&百合都可以吃
脑洞大,动手慢 (。・ω・)ノ゙
基本不混圈.

 

【leo杏】世界上最孤独的恋人(下)

月永leo×转校生

转校生=杏


·有捏他,有ooc(?)

·英智→杏←leo

·杏视角

Bgm:http://music.163.com/#/song?id=679663


门被推开了。


几乎没发出一点声息。


月永警觉似的抬起了头,我顺着他的目光一同望了过去,一线光迟缓地摇在地上,天祥院此刻微笑着看向我们,室内的光将他的头发打的有些明亮,一点清辉如雪。


而这束光,把月永眉角由褐色打至淡金,又几乎映成透明,和他的发尾颜色相宜。


两人身侧都有光,然而我却觉得他们二人都站在彼此所不能靠近的黑暗中。


时间停在这一刻,缄默无言。


月永看着天祥院,天祥院看着月永,他们眼底彼此沉淀积攒着一些我不怎么看得懂的情绪,或许都在回忆彼此激情燃烧的岁月,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我站在他们中间,反而显得有些多余。


天祥院慢慢抬眸望向我,绽放出温和的笑容,“小杏同学,可以跟我来一下吗?”


***


上帝作证,我是一个健康向上、无不良嗜好、关心学院偶像并梦想着成为TOP制作人的好学生。


即使在眼下和月永稍显暧昧(其实也根本没有做任何事情)被天祥院抓住后,我所想的依旧是天祥院此刻的身体状况,他那张眉目清澄的脸此刻白的线条柔和,但是明显惨白的有些过分了。


天祥院的身体并不是很好,这也是整个学院公认的事实了。


天祥院在我心中是可以媲美奇人们的角色。


态度落落大方,笑容又有亲和力,几乎是优雅完美的偶像代言人,如果不是他总是像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地提一些奇怪的要求的话。


怎么都和月永这样电波系扯上任何关系。


在月永还未归校之前,濑名曾经依稀透漏过天祥院和月永之间的恩怨情仇,大意是被天祥院打倒后,月永大受打击便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朱樱愕然,某次在走廊遇见到我后问:“我从来不知道英智哥哥是全国男子散打冠军啊。”


这话被路过的天祥院听到后,他露出了站在山顶睥睨众生,沧海桑田看淡的笑容,“是打败,不是打倒,另外,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我自己能够拿到男子散打冠军,呵呵。”


一切尽在不言中。


又或者,前几日在楼梯下面那撞见了日日树和天祥院,

他们二人在楼梯侧面的位置,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们二人有限的侧颜。


天祥院笑的一派纯粹,日日树再也没有之前那副浮夸的模样,把视线从天祥院的脸上移到他瘦弱的肩膀处,“您在医院待的时间,已经比在我们身边要长了。”


天祥院眨眼,一派无辜:“涉,你希望我死吗?”


“诗歌和戏剧里经常会有这样的情节,但是你忠诚的子民,他们不会注意到。”日日树的长睫垂下,口吻很严肃,“在他们的眼里,你依旧是那个完美的皇帝,绝对不会被疾病击倒。”


天祥院苦笑了下,日日树沉默后复而叹了长长一口气。


“如果梦之咲的皇帝输给了疾病,涉,你会开心吗?”


“皇帝殿下,请不要开玩笑了。”


我的胸膛不知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填满了,如同被猛烈摇晃后的突然喷出的汽水,内心里充斥着怪异的气泡,我扭过头,脚步沉重地走在走廊里,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仰起头,我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天祥院,我突然僵住。


他突然问道:“小杏同学呢?如果我败给了疾病,你……会是什么心情呢。”


嘴角噙着的笑意没有丝毫异样。


我忽的像是被水银灌进了喉咙,想说出口的话都被沉沉地追了下去。


***


天祥院将我从教室里唤出去后,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见我的领带有些歪,甚至先一步走过来替我打好。


天祥院说:“小杏同学。”


我略略低头,看着那骨节纤细匀称的手指在我的领带前,“嗯……?前辈,有什么事?”


“不用紧张,我只是叫一下你的名字。”他把领带整得尽善尽美,后退一步,“月永和小杏同学,今天的一切我会当做没看到的。”


“为什么要装作没看到……事实上,就是发生了而已。”


“……我不希望小杏同学被他伤害到。”


天祥院的声音如同细小的沙粒流出指缝一样细碎。


“对每一个见面的人都毫无忌惮地说着喜欢,但是离去的时候又这么决绝,knights的孩子大概就被他伤过很多次心吧。”天祥院看着我呆滞的目光,又补充了一句,“濑名需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重新面对月永君呢?”


“如果一开始不会期待的话……小杏同学以后也不会更加难过哦。”


比起认真的质询,更像是亲口吐出一个平淡无奇地事实。


“因为宇宙人,都是胆小鬼呢。”


挥别了天祥院后,我踱步回家,抬头默默看着眼前的这片暗蓝色的夜空,像是深蓝色的帷幕镶嵌着一颗一颗钻石,云层轻薄又像轻轻缠绕着的浅色蕾丝,星星不知疲倦地闪烁着,仔细望下去的话,确实很无趣,夜幕下的东京塔的光芒,在我眼中渐渐也要比星空更加明亮了。


独自一个人仰望星空的宇宙人,也许其实寂寞得不得了吧。


***


我知道濑名才是那个对月永过去知晓最多的人,当我找到他时,濑名一脸不愿意的模样。


“濑名前辈,我想知道……”


“如果是关于leo的过去,超~烦人的啊,小杏自己内心已经有了决定了吧?”濑名毫不留情地敲了敲我的脑袋,“那家伙就是个任性胡闹喜欢乱来的家伙,但是也非常棒,作为我们的国王,是我们要誓死效忠并一生追随的家伙。”


“他有点固执,只会笔直地向前,随心所欲,闪闪发光,但是有着自己真正的目标。”


“永远平视一切,knights的国王,既不俯瞰他人,也从未低下那颗并不沉重的头颅。”


濑名的表情自信又张扬,端着的是对leo的信任,我咬唇,突然想到了天祥院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但是,月永前辈他……”


“小杏喜欢他的话,尽可能去支持他,陪伴他,成就他的梦想。”濑名罕见地叹气,对着我的表情更加严肃,“你要全身心的信任他,他才放心去做那种傻兮兮的宇宙人到处飞啊。”


濑名快步越过了我,在背对我那刻时,他的背动了动,像是吸了口气。


他想说什么。


然后那声音,低沉,清晰落入了我的耳中。


……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怎么会舍得让自己从他身边逃开呢?


***


再次走进练习室时已经是黄昏了,黄色的夕阳像绸缎,温和的缠绕在窗台边缘,我看到月永坐在窗台处,手里拿着水笔,他的蓝色外套没系扣子,衣摆顺着风扬起来,单手撑着下巴的月永面容柔和,嘴里还在自言自语些什么,橘色的头发被夕阳温柔的爱抚着,我看着他,耳边都是轰隆隆的心跳声,从脚下到双手再攀登上大脑。


他晶亮的眼眸闪动的明媚的清澈的光。


大部分所认知中的宇宙是怎么样的呢?没有空气,没有通信,也没有人类所生存过的痕迹,孤单又寂寞,提起来都觉得是个苍凉的地方。


月永眼中的宇宙,充满了跳跃的音符和他无时无刻迸发的幻想,他的眼中,就连糟糕的蓝莓饼干都可以形容成美丽的星空,大多数人所不能理解的奇怪电波脑回路大概也是……


很寂寞的吧?


这么大,这么寂寥的宇宙,在无限的时间内,他都是这样一个人吗?


宇宙在遥远的彼端和他遥遥相望,月永的梦想和寄托,是不是也在这里呢?夕阳西垂,此刻的夜幕上繁星似乎更亮了一些,清澈的星光缓缓在教室内流转,绽放在了月永笑着的眼眸中。


“杏酱……”


他手脚轻快地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好半天才深深吐出口气,仿佛被什么哽住了似的。


“那个,该死的皇帝没对你做什么吧?”苦恼地拽着自己额前的刘海,“呜哇,不要讨厌我……”


“不讨厌的。”我连忙摇了摇头,他凑得更近了。


轻轻地,温柔的,淘气的,好像有什么从我唇前划过。


月永握住了我的手。


“那这样呢?”他扬起嘴角,“公主殿下,会讨厌吗?”


“……不,我不讨厌。”


他摊开了我的手掌,然后自己的手再次放了上来,俯身向下,几乎在我耳旁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次,我不会再做胆小的逃兵了,公主殿下,和我一起去宇宙漫游怎么样?”


清澈宁谧的教室内,繁星的温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冰凉,月亮似乎巡视着房间,也告诉着我——拥有这样浪漫的恋人难道不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吗?


近乎浪漫主义的真诚和勇敢,他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恋人。


我故作苦恼,月永再次补充了一句,“那个,还没有到真正求婚的时候,杏酱要考虑这么久?”


噗嗤。


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踮起脚,在他脸侧吻了一下。


看着他露出的可爱又稚气的虎牙,我出声说道:“答应你。”


小王子说,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夜空就感到甜蜜愉快,因为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


这一刻,被月永抱起来转圈的我,突然能够体会到小王子仰望天空想念着玫瑰花的感觉了。



【End】


后记


“涉,你知道这个故事吗?邪恶的海妖单恋着人类,但是它无法让人类爱上自己,所以伤心离开的悲伤故事。”


“英智,这首曲子是?”


“Confession of A Secret Admirer(暗恋者的告白)”


看着正在弹奏钢琴的天祥院,日日树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


“是吗,皇帝大人,您该不会是喜欢过——”


那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更加激烈的音乐声打断了,正在演奏的人露出了和平时无异样的笑容,“也许,我喜欢过。”




·其实这篇文,是以小王子这本书中的玫瑰花和狐狸做切入点的,然后以leo和英智两个人一起来写的,可惜英智还没告白杏,当然也不会告白了,会把这份感情默默藏在心底,英智是觉得当时因为失败而离开的leo或许会伤害到喜欢他的杏,而作为反派(也就是海妖)的自己虽然喜欢杏,但也不会用什么卑劣的手段让他继续留下来。

·写的很匆忙,因为篇幅问题也删了很多剧情,再次感谢各位天使的支持。

·下一篇预定是凛月×杏,也欢迎大家来点单看杏相关文XDD


  164 6
评论(6)
热度(164)
  1. 卡奈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转载了此文字

© 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