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自娱自乐的粮食存放地☆
是个杂食派,BG&BL&百合都可以吃
脑洞大,动手慢 (。・ω・)ノ゙
基本不混圈.

 

【凛杏】逢魔时刻

朔间凛月×转校生

转校生=杏


·有捏他,有ooc(?)

·发生在杏转入梦之咲之前的故事(高一暑假设定)

·婴儿车



逢魔时刻即为黄昏之时。


传说妖魔总在白昼与黑夜交替时蠢蠢欲动,不甘寂寞的跑出来,在街道上大摇大摆地行走,而人类也会在这奇妙的时刻遇见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倘若在此刻被妖魔所诱惑的话,将永无解脱之日。


书本后面详细地记载了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奇闻异事,杏揉了揉额头,不知不觉间,原本落在书页上的光芒开始由无暇的白渐渐变成昏黄色,便利店门外所悬挂着的小风铃发出清脆的铃声,杏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


耳畔边传来了轻轻的踏步地声音,紧接着便利店的门被推开了,杏聆听着那人几乎微不可闻的步伐,然后走到了自己身边的饮料货架上,取下了饮料。


“唔~哇。”


飘着的柳絮那样软绵绵轻飘飘让人觉得舒服的男性嗓音。


是他,朔间凛月。


***


一开始,杏只是偶然会在傍晚看到凛月。


不说话时候显得有些懒散的脸,打哈欠时会露出的小小虎牙,还有结账时明显慢半拍的反应,和同龄男生不太相同的软糯却一点都不女子气的声音,带着清泉一样地冲刷力,很软,很柔,光是听声音好像就会把烦恼全部冲走了。


“还是750元,呐~对吗?”


他对着正在收银台另外一侧贴商品标签的杏开口说道,杏抬脸,看着凛月。


傍晚柔和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微微翕动的眼睫有着致命地吸引力,一副轻飘飘的天然模样。


杏看了一眼就没办法再挪走自己的视线了。


然后,就像是从这间小小的便利店察觉到了自己体温变化那样,凛月向着杏走过来,眼镜一眨也不眨,如同外面的夕阳绽放出一层层回荡在杏心里的笑容。


“谢谢,便利店~小姐。”


他喜欢语尾稍微拖长一些,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因为笑容而展示出的小虎牙分外的可爱。


凛月带着饮料离开了,当风铃再一次响起的时候,杏仿佛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她呆滞地看着桌上的纸币,夕阳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悄无声息似的,带走了便利店最后的声息。


***


凛月已经三天没有来过这间便利店了。


杏手里的书本徒劳地被风吹过了好几页,她撩起鬓角旁落下的一缕发,别回了耳后。


上一次睁开眼时看到了凛月,这一次没有,那下一次再睁开眼——


如果规律能这样计算。


如果有一半的几率,他能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吗?


杏闭上眼睛后再睁开,心里暗暗数了好几声,那个头发漆黑,手指修长,优雅又懒散的小王子并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反倒是几个和杏看起来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们,他们都穿着深蓝色的制服,褐色格子长裤,叽叽喳喳的走进这间便利店,杏心里叹了一口气,扬起了职业性的笑容,看着男生们买着零食或是其他运动饮料之类的,打闹着过来结账。


他们正在讨论着的话也全部都落入了杏的耳中。


[偶像科的朔间,今天脸色看起来很差,这么说传闻是真的咯?]


[是说他是吸血鬼那个传闻?开玩笑的吧?]


[喂喂,那个他们兄弟两个人都是咯?可是朔间家的老大现在不是在国外吗?]


杏似乎在那群男生们的讨论中听到了熟悉的名字,而等他们离去后,夜晚即将带走地平线最后一抹夕阳的余韵前,凛月来了,他今天和以往相比,皮肤更加苍白,好像连血液的流失都已经停止了,杏瞪大了眼睛看着凛月,他像往日一样,付款结账拿着饮料离开,可是这一次,杏偷偷地跟在了他的后面,凛月的指甲长的惊人,顺着他的指尖看上去似乎反射着白色的光,尖锐的指甲只是在易拉罐瓶口那里转了一圈,整个易拉罐的铝面就被掀开。


杏惊讶着睁大了眼睛,继而眨了眨眼,从墙角往外望着。


相貌精致的男孩子懒散地靠在那边,逆着光的角度,他的表情看不分明,只能依稀的感觉到他是在盯着指尖发呆,又或者是看着饮料在发呆?


哐。


被凛月喝完的饮料罐丢在了杏的脚底,杏往后缩了缩,再抬起头时就看见凛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他面色有些阴郁,她的目光所及处,只有他过长的,被路灯打得几乎透明的指甲,还有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尖尖的像是獠牙的虎牙。


“你很害怕吗?便利店~小姐。”


凛月率先问道,发出了非常可爱的疑问的鼻音。


杏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裙摆,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还没说出口,她还没有找到一个和吸血鬼对话的正确态度。


“抱歉,吓到你~了。”他那张漂亮的脸更加靠近了杏一些,声音微微嘶哑,语气狡黠而轻盈。


“你的血可以借给我吗?这个味道……从我见你第一眼开始,就喜欢的不得了……好闻的香气~♪”


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凛月自我安慰地认为自己其实是给了杏拒绝的机会的,他还没有像那个任性的兄长那样,完完全全不给自己选择的机会就独自逃往了国外,可是散发着可爱的鲜血味道的便利店小姐似乎根本不想拒绝自己,而是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抖,更因为自己和她距离的不断拉近,脸颊上的红晕慢慢加深。


凛月的话,就像是逢魔时刻正在诱惑着人类的魔物一样,让杏的心跳越来越快,纤细灵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身上刚才喝完饮料甜腻的味道也紧紧包裹着自己。


这个家伙,带着诱惑而颤抖的声音问她,我可以吸你的血吗?


哪里有真正给她拒绝的权利。


过了五分钟或五个世纪,时间好似走的那么快,又走的那么慢。


也许是她的不抗拒,也许是长时间暴露在日光下的疲累让凛月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杏身上穿着的衬衫被他拉开到了肩膀的位置,突然暴露在空气下的少女肌肤微微颤了颤,对着杏因为害怕稍有些颤抖的嘴唇,凛月轻轻吻了过去,因为小小的尖牙在磨蹭着的缘故,显得非常可爱。


“叫我凛月~好不好~”


“凛月……”


杏抓住了他的衣摆。


“给你奖励~”


他低下头,在她的唇边吻了一下,深吻了不知道几分钟,又开始渐渐的往下移动。


顺着她雪白的脖颈,凛月啃咬着她的皮肤。


突然皮肤被尖牙戳入的感觉让杏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光滑肌肤上,凛月唇和舌头停留在自己脖颈和肩膀的触感让杏觉得陌生,但是因为凛月的气息并不让杏所厌恶,所以在最初的痛感过去后,突然有了有一股甜蜜的、初生般的潮意。


害羞的时候,杏的声音就越发的软糯,柔柔的声音在空气中散开,一点点的传入了凛月的耳朵里。


“小杏,我也很喜欢你唷~”


杏眼睫轻眨:“凛月?”


凛月也轻轻眨眼。


他的眼瞳乌黑,内里蕴含着的感情像脉脉的河,像是被这双眼睛所迷惑一样,杏手一颤,指尖蹭上凛月脸颊。


“吸血鬼是无所而不知的存在哦。”凛月突然心情很好的笑了出来,“包括,小杏从一开始就喜欢我,小杏以后会和我在一所学校上课,小杏会成为我的女朋友,以及……小杏会知道……我是故意为了小杏才来买饮料这件事实。”


那句话压得低,几近叹息,然而两个人距离太近了,杏还是听到了。


“我是朔间凛月,请和我交往吧。”


【End】


作者表示这里本来应该有个前世今生的梗凛月守护小杏直到她长大之类的设定,后来突然觉得这不就太吸血鬼了所以咔咔砍掉了,本来还有一辆卡车,因为被吐槽说还是纯爱好了也被咔咔砍掉了,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有点缺憾的短篇~请多多包涵啦,

请期待作者正在酝酿的奶次杏长篇同人~

果然还是最喜欢修罗场了www


  113 2
评论(2)
热度(113)
  1. 长安某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转载了此文字

© 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