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自娱自乐的粮食存放地☆
是个杂食派,BG&BL&百合都可以吃
脑洞大,动手慢 (。・ω・)ノ゙
基本不混圈.

 

[延禧攻略]情动(纯娴)

*一发完结

*意识流


初入宝亲王府。

除了那位端庄温柔的嫡福晋富察容音,淑慎第一个注意到的便是格格苏静好。


苏静好人如其名,岁月静好。

她外表温婉,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美人,美与王府里大部分的女人不同。


可惜,这位美人日日只愿与福晋相依相伴,偶尔见到淑慎,向她低头行礼,恭敬地唤:“姐姐好。”


“苏格格好。”


苏静好客客气气,“我还得往福晋那里去,先走一步了。”


淑慎有一瞬迟疑,还是打趣道:“妹妹倒是不愿与我下下棋,品品茶?”


“姐姐说笑。”


淑慎调整表情轻轻应了一声:“嗯”。


苏静好转过头望向她。


“待日后有空,静好一定会去找姐姐的。”


淑慎心想这人还真是温柔有礼,连做戏都做得如此有模有样,比起府邸里另一位飞扬跋扈的侧福晋,苏静好可谓是真的讨她的喜欢。


王府不比后宫女人三千,可也充满了勾心斗角与算计。


偶尔身边也是想要个可以说话的人。


王爷真真喜欢福晋,王府里的人都看在眼里,淑慎本就不是乐于争抢的性格,与其学着其他几位格格去祈求王爷的些许怜爱,倒不如坐在屋子中为王爷做一件御寒的冬衣,为他纳一双舒服的鞋底,让珍儿时刻准备王爷最爱的茶,等待王爷来这里小坐。


茶是热的,鞋子也是新纳的,冬衣的针脚细密,只是等待的人,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淑慎是羡慕富察容音的。


出身高贵,为人端庄,对待府邸内的女人一视同仁,不会过于偏袒,也不会仗着王爷的宠爱欺压她人,她虽羡慕,却也不会有任何不平,这样美好的女人,是值得这世间一切的宠爱。


她身边还有那位始终不争不抢愿意陪她左右的苏静好。


淑慎的手刺痛,停了停,这才发现是刚才的发呆刺破了手指,她抬头望了望屋外,那天天一早就灰压压的。


前日,国有大丧,先帝已去,自己夫君将君领天下,府邸里各位妻妾格格都已是日后的妃嫔,忙碌着进宫的事宜。


“主子,苏格格就在外面,是不是要请进来?”珍儿从外面进来,话音刚落,苏静好只闻得温婉一声:“妹妹,请进来吧。”


“我这般前来,是否打扰到姐姐了?”

苏静好朝着淑慎行了礼,温柔的眼眸清浅如波,柔声细语道:“前几日一直说着要陪姐姐下棋,今天静好总算抽了空,总不是失约,姐姐,没生气吧?”


淑慎低首,打量着苏静好。

她带一副宝蓝宝坠耳环,因是先帝大丧还着一身素服,眉梢眼角是真的可人。


听闻苏静好丧礼上出了不小的风头。

福晋身子弱,府邸这几日的重担压在肩头,不免身子受累,一下生了病,苏静好自小研习药理,不分日夜照顾在福晋身侧。


后宫从来都是你我互相算计,哪里来的这番真情,连太后……和王爷,不,现如今要称呼皇上的那个男人,都为之动容。


淑慎坐在棋盘的这端,含着笑看着苏静好那双明亮至极的眼睛望着自己。


“姐姐粗心,这里都受伤了。”


苏静好捧起她的手,指尖那抹红色蔓延到掌心,她唤了珍儿,淑慎本就想拒绝苏静好,她固执地执拗地替她把手上那道细小的伤口撮了撮:“姐姐可不要笑话,以前额娘带我学女红,手不小心扎伤,都是这么个土办法止血。”


淑慎侧了侧头,用余光瞥着苏静好,不由得问道:“看不出妹妹竟然也会女红。”

苏静好扯出一个略有点无奈的微笑来:“自然是没法跟姐姐比,通常小女儿的爱好罢了,以前缝个荷包都要伤手。”


二人对视一笑,室内便陷入了安静,只闻棋子落下的声音。

苏静好执棋,有些犹豫,抬眼看着淑慎。



往日里她和富察容音也提到淑慎这个人,最多就是娴静端庄,不声不响。

棋盘星罗密布,苏静好端详半天才发觉这棋暗藏杀机,不是寻常进攻的路线,就等着她露出破绽后再给予致命一击。


淑慎此人,当真深不可测。

苏静好心里还是想着,若是能把这人拉到福晋的阵营,就算将来高宁馨抬旗,也能给她最好的打击。


可苏静好没料到,淑慎这密沉的心思,竟会这么快就以这种方式,来对付自己。


“姐姐好棋艺,妹妹认输。”


“妹妹心思不在这里,我又哪里赢了你呢?”淑慎手捏黑色棋子,在棋盘整了整,又晃了晃,柔声道:“若你是为了福晋而来,大可不必在我身上落太多心思,我只希望偏安于一侧,不争不抢。”


苏静好露出几丝笑意:“这后宫,你若不争夺,便是他人生生吃了你。”


淑慎凝神片刻:“我不伤人,他人为何要苦苦相逼?”


苏静好脸上忧色更重,款款起身,“妹妹话已至此,姐姐多多保重。”


淑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那身影比想象中更脆弱,渐渐在她眼底洇成一团模糊的墨迹。


她忽然想笑,目光回到了棋盘之上。

干什么呢,淑慎想,到了这个时候,苏静好,还想说什么呢。

“——你心里想的,我都懂——”


你这棋子,自你开始跟我争夺那刻起,便已输的彻底。

所以呢?若是他日你我相争,被生.吃活,剥的人,是你,不是我。


手指尖还隐约留有苏静好的温度。

淑慎心想,我不愿意伤你,我真正想放在心里守护的,或许那人应该是你。


她想起没过门前很多年的那天,没下雨,天气比这还阴沉。

弟弟嘴馋,瞒着阿妈和额娘偷偷跑到街上,淑慎追着他的时候竟不小心受了伤,趴在地上狼狈极了,那会,眉目清澈又漂亮的小姑娘来到自己面前,“姐姐,你受伤了。”


淑慎眨了眨眼,小姑娘便蹲下来,在她面前,摸了摸手背上的伤口。

她笑得有点羞涩:“我跟额娘学过一些医术,可以帮你看看……”


这是哪里来的老实孩子,淑慎心头一软,直到药膏在手背上涂满,她听见了有人在唤。


“静好,静好,快点,我们要回家了。”


淑慎只记得她耳边那玲珑蓝的耳朵,伴随着走路的动作,一晃一晃。

她是苏静好,是童年救了她的小姑娘。


她一直记得她,她却从未惦念过她。

淑慎举起棋子,手指慢慢地放在了棋盘上,黑子白棋,分明。


倘若有朝一日真的要做对手……?

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她苦笑着摇摇头,外面的天气,愈发昏沉了。


END

(考据史料纯妃比娴妃大5岁

这里纯粹依照电视剧的设定,再加上作者我也不怎么会写古风,很多很多BUG,还请将就看吧_(:з」∠)_

延禧攻略最火的令后cp没怎么戳我,一开始我以为纯娴是惺惺相惜的人设所以写了这篇文

想不到最后纯妃智商掉线,娴妃更年期,真的是可惜了这对人设……

就把这俩人保留在最初的美好吧,过几天没准还嫩再憋一篇双双黑化的设定)


  66 6
评论(6)
热度(66)

© 酱鸽鸽跟胡歌结婚了 | Powered by LOFTER